通过短视频“看世界”的乡村小学生是可悲还是可幸?

德基金第63期河南站乡村艺术支教活动渐归平静,所有志愿者都回到了各自的城市,重新一头扎入繁忙的工作与学习生活。

虽然在正式开始支教前小编就了解到,这所学校里缺少音体美等艺术副科类老师,但等支教团队抵达学校,实地观察和了解才发现,学校里不仅缺少艺术老师,连新学期的副科课本、英语课本甚至是英语老师到目前还未到位,整所学校在开学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每个班级皆只有语数两节课。

而通过一周的支教我们也发现了同学们艺术思维和动手能力基础相对较为薄弱,适应新课程需要的时间也相对较长些,但是,有这样一个小细节引起了全体支教老师的关注。

同学们正在很努力地做手工,但我们这一次我们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却是“老师,俺不会”

在每天课间空隙,小编都会带着蓝牙音箱走到办公室外面招呼同学们点歌、唱歌,一开始想着同学们会唱的歌无外乎是《外婆的澎湖湾》、《让我们荡起双桨》等我们所耳熟能详的儿歌。但出乎意料的是,同学们却是对《生僻字》、《狂狼》、《离人愁》、《芒种》等短视频中热门歌曲如数家珍,歌词张嘴就来,令小编难以招架的同时也不经感叹某抖的强大。

趁着空,小编忙问同学们:“这些歌你们都是从哪里听来的,是在抖X吗?”又出乎意料的是同学们其实并不知道某抖是什么,只说是从妈妈等家里人手机上看到的。

了解到情况以后,小编也曾有意识地避开那些不适合小学生或者价值导向不正确的歌曲,尽量和同学们齐唱童歌,但很遗憾的是,当小编播放《外婆的澎湖湾》、《让我们荡起双桨》、《白龙马》、《小燕子》等歌曲时,除去一两个同学能时而跟着节奏哼唱两句,其余应和者寥寥,且他们对此类歌曲兴致更是缺缺,不禁令小编暗自神伤。

我们深思,是否由于互联网、短视频的发展与传播,多元化的文化充斥着所有人的生活,加上老师、父母在这方面监管意识不强,更是导致短视频被侵入小学生的生活。

是的,孩子并没有选择的权利,他们像一张白纸、一块海绵,通过刻意培养、学习、模仿和创造成长为他们自己的人生。

诚然,上文提及乡村小学由于师资力量缺乏,同学们并不能接受到像城市般同等的教育资源,在一定程度上看,短视频软件为家长、为同学提供了一定平等的学习平台。

但如果短视频软件成为乡村小学生学习艺术的唯一渠道,通过短视频“看世界”的乡村小学生,这到底算是可幸还是可悲?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